【99贵宾会上分电话】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的官兵们已早早起床,在马里维和任务区

99贵宾会上分电话 1

春节期间,警卫分队官兵开展营区防卫演练。
“咻,咻——轰!”“所有人员就地卧倒!”当地时间2月4日6点40分,两枚火箭弹从联马团超营上空掠过,1枚在超营西南侧爆炸,1枚击穿实体房房顶未爆炸,最近的一枚距离维和官兵居住区不足200米。
爆炸使整个超营都在震动,巨大的蘑菇云在维和官兵眼前腾空而起,刚刚放亮的早晨又被烟云笼罩着黑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味。
当天正是农历除夕,国内家家户户欢欢喜喜过大年,但远在万里之外的马里维和任务区,爆炸声代替了爆竹声,官兵们也在营区里挂灯笼、贴春联,但这里的年味儿很淡。
马里维和任务区是武装冲突最激烈、恐怖袭击最频繁、自然环境最恶劣的任务区,曾被联合国原秘书长潘基文称为“最危险的任务区,没有之一”。每年伤亡的联合国维和人员数以百计。
去年5月,第六批赴马里维和部队395名蓝盔勇士乘坐专机,经过22小时飞行,跨越1.3万公里来到这里,为这片饱受战火摧残的土地带来和平与希望。
来到马里,中国人的手机都会收到这样一条短信:“中国驻马里大使馆提醒您,请谨慎前往马里东北部地区!”但维和官兵们的任务区正位于马里东部地区的加奥。
看着手机里的温馨提示,有官兵说,“看来维和也算是一次‘最美逆行’!”
简短的欢迎仪式后,维和官兵转乘联合国军用飞机,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抵达加奥。踏上加奥的红土地,大家很快感受到了这里的“热度”:室外四五十摄氏度的高温让人仿佛置身火炉中,这里也是武装冲突的热点地区,安全局势在持续升温、恶化。
随后不到半个月里,任务区就发生多起针对联合国维和人员的恐怖袭击。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持续发布橙色预警,并发出“加奥市安全形势不可控,随时可能发生暴恐袭击”的安全警示。
6月8日,3名联马团人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遭恐怖分子袭击,1人当场死亡,2人受伤。袭击事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但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由于血源不足,快反中队中队长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被拦在路上。
“这是通往机场唯一的道路,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李庆昆心有余悸。
刚一下车,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李庆昆的头,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看到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便示意车辆离开。一路上,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电影《战狼2》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
残酷的现实让维和官兵们认识到,眼前遇到的一切都不是演习,这里是真实的战场。
“这会儿家里应该是白雪皑皑了吧!”除夕一早,哨兵宫杰站在P07哨位,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戈壁荒野喃喃自语。在马里维和任务区,农历新年显得有些冷清,除了营区内悬挂着为数不多的大红灯笼和门口张贴的对联,这里几乎感受不到春节的味道。
马里是唯一实行灯火管制的维和任务区,为了让除夕夜的灯笼亮起来,官兵们只能用遮阳网将灯笼、彩灯罩起来,这样既保证营区外看不到灯光,又能让营区里充满中国红。
“没办法,安全形势不允许,这个年只能尽量从简。”政治教导员杨明说,就在半个月前,联马团北战区阿盖洛克营地遭遇恐袭,造成10名乍得籍维和人员死亡,另有25人不同程度受伤。
在中国万家团圆之际,任务区接二连三的爆炸和交火,让维和官兵面临着任务和安全的双重压力,因此指挥部决定“素”度春节。
作为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唯一一支安全防卫力量,警卫分队担负超营周边8处12个哨位的岗哨执勤任务,即便春节期间,维和官兵也要时刻坚守在各自战位。
在加奥,听到爆炸和枪声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伴着枪声入眠,在炮声中惊醒,是官兵们的生活常态。
“哒哒,哒哒哒……”
“119,119,在我哨位9点钟方向2公里处出现连续枪响!”大年初三,正在P07哨位执勤的哨兵巩学蓬听到加奥机场方向传来枪声,迅速将情况上报指挥部。“所有人员加强戒备,注意自身防护!”指挥长钟京波下达命令,并将战备等级提升至最高的红色警戒。
“呜呜……”随着一阵尖锐的警报声在联马团东战区超营上空响起,一场以“营区遭曲射火器袭击”为背景的防卫演练随即展开,官兵们迅速穿戴战斗装具、领取武器弹药,按行动预案编组向支援方向奔去。
20分钟后演练结束,警卫三中队队长李梁指挥人员车辆返场,他穿着厚重的防弹衣、拎着对讲机,走到营区西侧的P04哨位,仔细地检查武器装备的使用性能和安全设施的工作状态。
“这里是超营的进出口通道,也是恐怖分子最容易发动袭击的位置。”李梁说。
去年11月12日,联合国地雷行动处遭遇的汽车炸弹袭击就发生在营区大门口,造成联合国维和人员2人重伤,7人轻伤,3名平民丧生,爆炸发生地点距离中国维和部队仅3公里。
李梁回忆说:“爆炸冲击波把几吨重的集装箱板房震得直晃,那一次,真正感觉到死亡离我们那么近。”
哨位周边,如今新增设了拒马、自动阻车桩和防爆墙,梯次配置的减速路障、拦阻地段和爆炸安全区,“品字形”配置的3处岗哨可有效形成火力拦阻,能最大限度地确保维和官兵的人身安全。谈起2019年的新年愿望,李梁说,那就是“要把兄弟们平安带出来,平安带回去”。
贾春明 吴卿肇文并摄 [ 位置: 首页> 军事频道> 中国军情
,责编:丁玉冰 ]

与爆炸袭击相伴,在枪声中睡、在炮声中醒,是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官兵所处环境的真实写照。

作为东战区唯一一所二级医院,仅第二批赴马里维和部队医疗分队队员们就累计行程13200公里,紧急前接后送伤员187人,收治住院伤员110多人,救治伤员142人,使13名重伤维和军人转危为安。

近年来,联马团维和军人频遭暴恐袭击,数次出现紧急事件,伤亡人数和事件强度列联合国各维和任务区之首。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5月份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抵达任务区以来,马里共发生各类袭击事件201起。

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中国医疗分队还成立了空中医疗救援队,在任务区开辟了一条“空中生命走廊”。

这是中国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任务期内遭遇的考验之一,最终他们凭借全面过硬的综合素质,机智果敢地一次次成功化解了这些危机,赢得“联马团王牌”的赞誉。

近年来,联马团维和军人频遭暴恐袭击,数次出现紧急事件,伤亡人数和事件强度列联合国各维和任务区之首。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5月份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抵达任务区以来,马里共发生各类袭击事件201起。

尽管身处险地,但中国工兵们毫不畏惧,凭借精湛本领和过硬作风,出色完成各项任务,并实现自身人员零伤亡,展现了中国军人的良好素养。“中国速度”“中国奇迹”“中国样本”……这些赞誉之词,来自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维和友军以及当地民众。

2015年10月27日8时许,第三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昂松戈施工给养车队,在联马团尼日尔维和步兵营护卫下,从昂松戈营区出发,返回加奥领取给养。9时许,行至距加奥36公里处,车队正前方10米路边突然发生爆炸,车队立即停止前进,所幸这次爆炸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很多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马里政府官员杜尔女士介绍说,仅在加奥就有约500名恐怖分子混杂在平民中。当地人以部族聚居,对于警卫分队官兵来说,一时很难辨别谁是恐怖分子、谁是平民。

那段时间,正值昂松戈民主选举地区领导人的敏感时期,联马团东战区安全情报部门评估,选举可能导致安全形势恶化。鉴于昂松戈营区的严峻安全形势,昂松戈分遣队官兵每周不定时组织规避间瞄火器袭击演练,并严格管制灯火防止成为被袭击目标。

由于连年战乱,加奥古城已显得破败不堪。当中国维和军人乘机抵达加奥机场时,行走在航站楼里,弹孔、弹壳随处可见。

近三年来,中国三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队员齐心协力,凭借过硬本领先后完成2000多次机动巡逻、警戒护送等安全防卫任务,有效应对大规模暴力冲击等各类敏感突发情况数百起;开创了“中国安全标准”“中国专业警戒”等8项联马团公认的维和之最;其防御设施和应急处置措施手段被东部战区树为“战区楷模”,要求全战区47个国家的维和军人学习借鉴。

那段时间,正值昂松戈民主选举地区领导人的敏感时期,联马团东战区安全情报部门评估,选举可能导致安全形势恶化。鉴于昂松戈营区的严峻安全形势,昂松戈分遣队官兵每周不定时组织规避间瞄火器袭击演练,并严格管制灯火防止成为被袭击目标。

这是中国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任务期内遭遇的考验之一,最终他们凭借全面过硬的综合素质,机智果敢地一次次成功化解了这些危机,赢得“联马团王牌”的赞誉。

中国工兵也是马里人眼中的“和平使者”。他们清理可能有未引爆装置的加奥海关大楼废墟;在被反政府武装视为攻击目标的地方建设加奥机场航站楼;奔赴沙暴之地昂松戈接力奋战200多天,为友军维和部队建造营区,创下了一个月架起12套板房的奇迹……很快,“有困难找中国工兵”在马里维和官兵和当地民众之间传开来。

由于连年战乱,加奥古城已显得破败不堪。当中国维和军人乘机抵达加奥机场时,行走在航站楼里,弹孔、弹壳随处可见。

2015年10月30日,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执行武装巡逻任务,执勤维和官兵全副武装高度戒备。
潘思危 摄

尽管执行维和任务与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不尽相同,但在马里这个“形势最危险”的维和任务区,官兵们却时刻面临着生死考验。2015年1月27日,上千名加奥群众聚集到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门口示威,局面很快升级为暴力围攻,一墙之隔的中国维和部队营区也遭牵连。中国工兵分队营区门外,一处灰黑色焚烧痕迹记录了当时的危急时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中国工兵也是马里人眼中的“和平使者”。他们清理可能有未引爆装置的加奥海关大楼废墟;在被反政府武装视为攻击目标的地方建设加奥机场航站楼;奔赴沙暴之地昂松戈接力奋战200多天,为友军维和部队建造营区,创下了一个月架起12套板房的奇迹……很快,“有困难找中国工兵”在马里维和官兵和当地民众之间传开来。

“其实,即使辨别出恐怖分子,维和官兵们也不能随意击毙。因为维和部队必须坚持中立原则,他们所携带的轻武器主要用于自卫,或是在安理会授权条件下最低限度使用武力。”车长生说,恐怖分子在暗处,他们在明处;他们携带自卫轻武器,而从恐怖分子手中,却有大量火箭炮、导弹、榴弹炮和炸药,这就是维和官兵面临的严酷现实。

尽管身处险地,但中国工兵们毫不畏惧,凭借精湛本领和过硬作风,出色完成各项任务,并实现自身人员零伤亡,展现了中国军人的良好素养。“中国速度”“中国奇迹”“中国样本”……这些赞誉之词,来自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维和友军以及当地民众。

99贵宾会上分电话 ,动荡的时局使维和官兵随时面临着紧急任务的考验。2014年4月26日,首批赴马里维和医疗分队医疗区正式运转的第3天,就迎来了第一批伤员。

当地时间2016年1月19日凌晨4时许,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昂松戈分遣队正在进行紧急避弹演练,官兵们迅速穿戴防弹衣和钢盔,1分钟内全部进入防空掩体……

当地时间2016年1月19日凌晨4时许,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昂松戈分遣队正在进行紧急避弹演练,官兵们迅速穿戴防弹衣和钢盔,1分钟内全部进入防空掩体……

“路人在看到中国维和士兵后都会招手或竖起大拇指。”第二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队长车长生告诉记者,好多当地人会说“你好”,官兵们在哨位站岗时也会有人向他们主动打招呼,但大家都不敢放松警惕,右手还是按着枪上的扳机,左手赶紧挥一下就收回。

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中国医疗分队还成立了空中医疗救援队,在任务区开辟了一条“空中生命走廊”。

当天14时左右,大批塞内加尔维和军人抵达马里,在由加奥前往基达尔营区途中发生严重车祸,1名维和士兵当场牺牲,另有8人伤情严重。接到联马团东部战区救援电话后,分队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做好收治准备。

“昂松戈营区位于马里东北部的生命运输线上,地理位置特殊,加上复杂的政治环境,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是联马团东战区最危险的任务区。”与分遣队共同驻防的尼日尔步兵营指挥官穆萨介绍说,自2014年10月,营区100公里区域内,共发生暴恐袭击33起,造成29人死亡。

“昂松戈营区位于马里东北部的生命运输线上,地理位置特殊,加上复杂的政治环境,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是联马团东战区最危险的任务区。”与分遣队共同驻防的尼日尔步兵营指挥官穆萨介绍说,自2014年10月,营区100公里区域内,共发生暴恐袭击33起,造成29人死亡。

“路人在看到中国维和士兵后都会招手或竖起大拇指。”第二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队长车长生告诉记者,好多当地人会说“你好”,官兵们在哨位站岗时也会有人向他们主动打招呼,但大家都不敢放松警惕,右手还是按着枪上的扳机,左手赶紧挥一下就收回。

昂松戈小镇距离中国维和部队大本营约100公里,工兵分队一支由37名官兵组成的分遣队部署于此,主要担负联马团尼日尔营区板房架设、化粪池修筑等任务。

马里加奥4月26日电 (李祥辉 韩立建
赵佳明)26日清晨,西非马里加奥地区的不少居民们仍在睡梦中。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的官兵们已早早起床,整装待发。伴随着机械的轰鸣声,蓝盔勇士们又开始了新一天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

“其实,即使辨别出恐怖分子,维和官兵们也不能随意击毙。因为维和部队必须坚持中立原则,他们所携带的轻武器主要用于自卫,或是在安理会授权条件下最低限度使用武力。”车长生说,恐怖分子在暗处,他们在明处;他们携带自卫轻武器,而从恐怖分子手中,却有大量火箭炮、导弹、榴弹炮和炸药,这就是维和官兵面临的严酷现实。

2014年5月19日中午,千余名当地民众手持棍棒、砍刀等武器接连冲击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企图以此施压联马团放弃中立,卷入战火。见此情景,中士王长军下意识地扣上角门铁索、支好圆木,用身体死死顶住,将人群挡在大门外。

马里政府官员杜尔女士介绍说,仅在加奥就有约500名恐怖分子混杂在平民中。当地人以部族聚居,对于警卫分队官兵来说,一时很难辨别谁是恐怖分子、谁是平民。

近三年来,中国三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队员齐心协力,凭借过硬本领先后完成2000多次机动巡逻、警戒护送等安全防卫任务,有效应对大规模暴力冲击等各类敏感突发情况数百起;开创了“中国安全标准”“中国专业警戒”等8项联马团公认的维和之最;其防御设施和应急处置措施手段被东部战区树为“战区楷模”,要求全战区47个国家的维和军人学习借鉴。

马里维和是中国军队参加的第24项联合国维和行动。王长军所在的警卫分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首次派出的安全部队,主要负责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和维和部队营区的守卫任务,在危险来临时常常都冲锋在最前线。

尽管执行维和任务与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不尽相同,但在马里这个“形势最危险”的维和任务区,官兵们却时刻面临着生死考验。2015年1月27日,上千名加奥群众聚集到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门口示威,局面很快升级为暴力围攻,一墙之隔的中国维和部队营区也遭牵连。中国工兵分队营区门外,一处灰黑色焚烧痕迹记录了当时的危急时刻。

与爆炸袭击相伴,在枪声中睡、在炮声中醒,是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官兵所处环境的真实写照。

作为东战区唯一一所二级医院,仅第二批赴马里维和部队医疗分队队员们就累计行程13200公里,紧急前接后送伤员187人,收治住院伤员110多人,救治伤员142人,使13名重伤维和军人转危为安。

2014年5月19日中午,千余名当地民众手持棍棒、砍刀等武器接连冲击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企图以此施压联马团放弃中立,卷入战火。见此情景,中士王长军下意识地扣上角门铁索、支好圆木,用身体死死顶住,将人群挡在大门外。

2015年10月27日8时许,第三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昂松戈施工给养车队,在联马团尼日尔维和步兵营护卫下,从昂松戈营区出发,返回加奥领取给养。9时许,行至距加奥36公里处,车队正前方10米路边突然发生爆炸,车队立即停止前进,所幸这次爆炸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很多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动荡的时局使维和官兵随时面临着紧急任务的考验。2014年4月26日,首批赴马里维和医疗分队医疗区正式运转的第3天,就迎来了第一批伤员。

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枪林弹雨中托起大国担当

99贵宾会上分电话 1

2015年10月30日,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执行武装巡逻任务,执勤维和官兵全副武装高度戒备。
潘思危 摄

14时50分许,三辆装甲救护车呼啸着驶进中国二级医院。经过近7个小时紧张急救处理,所有伤员都及时得到了妥善的收治和监护。

昂松戈小镇距离中国维和部队大本营约100公里,工兵分队一支由37名官兵组成的分遣队部署于此,主要担负联马团尼日尔营区板房架设、化粪池修筑等任务。

26日清晨,西非马里加奥地区的不少居民们仍在睡梦中。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部队的官兵们已早早起床,整装待发。伴随着机械的轰鸣声,蓝盔勇士们又开始了新一天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

当天14时左右,大批塞内加尔维和军人抵达马里,在由加奥前往基达尔营区途中发生严重车祸,1名维和士兵当场牺牲,另有8人伤情严重。接到联马团东部战区救援电话后,分队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做好收治准备。

马里维和是中国军队参加的第24项联合国维和行动。王长军所在的警卫分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首次派出的安全部队,主要负责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和维和部队营区的守卫任务,在危险来临时常常都冲锋在最前线。

14时50分许,三辆装甲救护车呼啸着驶进中国二级医院。经过近7个小时紧张急救处理,所有伤员都及时得到了妥善的收治和监护。

施工中,空压机扬起的尘土与汗水搅拌在一起,在官兵们身上“和泥”。 赵佳明 摄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